民主進步黨高雄市黨部

蔡英文 :團結台灣是領導人的責任

認同的衝突,一直是台灣社會難以抹平的傷痛。不同的族群,對於歷史,有著截然不同的記憶。但領導國家的人,要有願景,要盡最大的能力,來團結這個國家。而不是反過來,為了自己選舉的利益,去動員族群仇恨,去煽動特定族群的恐懼。

這幾天所發生的事,更加證明了我上週所提出的「五大改革」裡,「終結社會對立」的重要。這個國家,面臨一個又一個的危機與挑戰,如果再繼續對立下去,就會在空轉中,錯過社會與經濟改革的契機。

以前,我們習慣回到自己的陣營裡取暖,與不一樣的人切割,或者畫清界線。不過,這種作法會讓傷害永遠存在。對立的時代,應該要結束了,接下來應該要走向一個和解的時代。和解的第一步,就是要互相理解。

現在台灣八、九十歲的老人家,當他們年輕的時候,有的人是被迫成為日本人,有的則是在身上刺著「殺朱拔毛」,隨時準備跟著政府反攻大陸。他們一起在這塊土地上,共同生活了五、六十年,身上所累積的族群傷痛與歷史認同,可說是南轅北轍,但都是來自他們個人親身的經驗,也都非常真實。

我們這一代的人,不應該再為他們的個人認同,彼此爭論,彼此攻擊。我們的責任,是要促進雙方更多的理解,是要把社會帶向團結的未來,而且在團結的過程中,不會遺漏任何一個人,因為這是我們共同的國家。

所以,如果我當選總統,我要打造一個國家。這個國家中,沒有人需要為自己的認同感到自責。也沒有人應該強迫別人為自己的認同道歉。如果我當選總統,我要打造一個國家。這個國家中的人民,不用再學著當別人,而是,學著認識自己,當自己。

台灣民主化以前,統治者可以任意在人民身上強加意識形態。但問問現在的年輕人,他們會告訴你,除了他們自己之外,沒有人可以幫他們決定要當什麼人。這就是民主,這就是自由,這就是我們所要珍惜的。

民主得來不易,台灣這個脆弱但可愛的共同體,我們願意互相理解,彼此包容,擁抱這一切。要努力讓傷痛成為過去,我們所熱愛的臺灣,呵護她,團結她,是我們所有臺灣人共同的使命。

我會承擔這個國家的過去。團結台灣是領導人的責任,這是臺灣政治家的艱難任務,不過,我會盡一切努力,來團結複雜、矛盾的記憶與情感,唯有如此,我們才有辦法融合成為新的共同體。

相關圖片